07

 

  “咚咚——咚咚——”心脏强有力的运作声在逐渐放大,晃牙仿佛能够听见血管中的液体快速流动的感觉,这让他重新找回了一丝活着的感觉。

 

  此时此刻晃牙空白的脑海里,突然跳出了一句,也许是他这两天翻英语资料时不经意瞥见的一句话,明明对英语词句完全无感的他却莫名其妙了记住了这句话。他懵懵懂懂地想着,这句话大概是很适合现下这个场景了。

 

 “A smile is the most charming part of a person forever. ”

  微笑永远是一个人身上最好看的东西。

 

  晃牙此时此刻并不知道自己内心深处莫名开始溢出的是什么情感,只是这股感情涓涓地无声流淌着,淌过他的心田,流进他的血液,为他全身都输送着一股力量。晃牙看到对方举起了手,轻轻地向他招了招。于是,慢慢地,一步、两步,像是被诱惑了般,晃牙无声地朝着那个安静的笑容走去。

 

  “我们又见面了喏。”零看着晃牙乖巧地走近,脸上的笑意便更盛了几分,放下手中的笔记和钢笔,稍稍调整了一下坐姿,好整以暇地看向对方。

 

  轻手轻脚地把夹在臂弯下的几本书放在书桌上,晃牙默默地拉开零对面的椅子坐下,并没有马上回应。只是努力地收回了自己的视线,转而低头于数年代久远的木桌上一条条暗色的细纹。

  虽然不太敢直视对方的双眼,但心知得给对方一个回应,于是他有些含糊地回应了一句:“嗯,好巧。”

 

  “晃牙是来复习的吗?”对方似乎对晃牙不明缘由的拘谨产生了兴趣,遂略略向晃牙的方向前倾了些身子,双手交叉着抵在桌子上,撑着下巴观察着晃牙有些发红的面庞。

 

  “是、是啊。朔间前辈呢?”在对方好奇而灼热的视线下,晃牙不自然地别过眼,却瞥到了整齐的摆放在笔记旁的一叠书籍。

  “……《绘画技法大全》?……”由于坐的是相反的方向,晃牙只好一字一句地努力辨认着上面的标题并念了出来。抬起头,奇怪地看了正在歪着头看他的零一眼,“你怎么看起了艺术方面的书?你不是学经济的吗?”

 

  “啊?嗯……吾辈在收集资料喏……是和下一本……下一个项目有些相关的书籍。”对方显然没想到晃牙会突然问这个问题,莫名有些慌乱地回应道。在晃牙狐疑的眼神下,他神情有些遮掩地摆摆手,脸上只能堪堪地维持着笑容,“晃牙不介意的话就在这里复习吧?老人家一个人着实有些寂寞喏……”

 

  胡说,明明刚才你还在好好地写。

  晃牙在内心吐槽了一句,却倒也没有回绝这个听起来不错的主意,“不过我也不会每天都来,就这几天而已。考完英语我就不来这了。”

 

  “哦哦是这样!”成功转移了话题的零复又挂回了平时余裕的笑容。保持着单手撑头的放松状态,零弯了弯狭长的眼角,笑眯眯地看着晃牙,“吾辈倒是经常来这里喏~因为一些原因吾辈只能在夜晚出行,也只有图书馆这一处能容纳吾辈了。所以对这里倒是了如指掌诺,这里的书籍也好,有什么困惑的事都可以来询问吾辈哦。为了感谢乐于助人的晃牙,吾辈这里可是大欢迎~♪”

 

  还是意外地能说会道。

  晃牙心想着朔间零明明看上去是个那么安静的人,一旦说起话来,配合着那个奇妙的语气,倒像是一个步入晚年无依无靠所以逮着个人就开始叨叨絮絮的老头子一样。

 

  “真是浪费了那张脸。”于是他不由自主地那么想着。就以他一名艺术生的审美来看,对方的形象明明更适合帅气或者是霸气一些的举止行动。

 

  不过跟他也没什么关系,两人的关系,说白了也就是刚见过两三面互相了解了名字的陌生人。晃牙倒也不好对一个不熟悉的人的生活方式评头论足。想这么多总觉得有些怪怪的,所以他翻开英语教材,从笔袋里掏出一只黑水笔。

 

  花几分钟浏览了一片阅读,就要开写的当下,突然,他瞥到了对方笔记的另一边散放着的、疑似论文一样的纸质印刷品。

  为什么说是疑似呢?因为那张A4纸上大段大段地文字居然全都是英文,他大神晃牙根本没有看懂的能力。只有封面上校徽的LOGO能让晃牙推测出这大约是零的课程论文或是什么的。

 

  看着明晃晃的黑底白字,晃牙觉得自己的大脑又开始反射性地发涨了。

  他们校区的这个工商学院是一所中外合作的学院,学院内有大量外国交流生不说,比起他们美术学院,工商学院内的设施也好上许多。另一方面,撇开那些硬件设施不谈,他们的课程以致课本大多也都是全英文的,这就让英死早的晃牙非常的无所适从。

  大概也是因为类似的这种鸿沟大量存在,美术学院和工商学院之间的关系并不算很好,仿佛两个小国般,两个学院也挣据这校区的两个方位,呈对立状。这也是为什么,晃牙那天晚上会如此惊讶于工商学院的朔间零跑到他们美术学院的地盘上来买东西的原因了。

 

  脑疼地咬着水笔地末端,晃牙看着对方重新拿起钢笔开始在刚刚的那本笔记本上飞快地、龙飞凤舞地写起字来,脑内突然零零碎碎地浮现出些想法。

 

  嗯……英语、考试、补习、番茄汁……慢慢的,这些碎片互相整合,指向了两个字——人情!

 

  “哗——”想到这里,晃牙猛地一个起身,过大的身体动作连带着沉重地木椅在地板上划拉着拖出稍大的声响。没等对方反应过来,晃牙就俯身向前,双手“啪”地一声拍击在零面前的桌面上,成功地引起了对方的注意。

 

  看着对方茫然地抬头看向自己,晃牙撑着书桌,直视着那双此时显得有些不明所以的双眸。用不大的,却无比坚定的语气说道:“朔间前辈——”

 

  “帮我补习英语吧!”




评论(5)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