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大神,等下在二教那里有个讲座,你要去吗?”当阿多尼斯在和他搭话的时候,大神晃牙正蹲着努力搅拌颜料盒内快要发霉的两格白色颜料。突如其来的话题让他有些不着调,只是有些茫然地对上了阿多尼斯无奈的眼神,“我有课去不了,我记得你的讲座次数还没满吧?”

 

  “啊……”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晃牙皱着眉尝试回想起那张不知道被他丢到哪个旮旯的讲座卡,“好像是。”

  “这学期马上就要结束了,讲座没满是拿不到学分的。你赶紧去吧。在312,还有10分钟。”

  “啊!?你这混蛋怎么不早说!”过于突然的时间限制让晃牙顿时手忙脚乱,被指控的阿多尼斯则早已头也不回地前往上课了。

 

  抓起书架上黑色呢绒布袋装着的40色马克笔和书包里的几张已完成的线稿作业,来不及多准备些什么,晃牙慌慌张张地套了件夹克便冲出了寝室。

 

 

  等到晃牙气喘吁吁地走进门时,诺大的教室早已座无虚席,他这才了解到原来这次讲座是和同一校区的商学院一起举办的,因此参加的人数众多,也不单是他们美术学院的学生,更多的还有商学院生。

 

 

  所幸离开讲时间还剩下一两分钟。晃牙边努力平复着急促的呼吸,边一路往后走着。终于,他在教室的最后排的角落处找到了一个空位。那是只有两个位置的连座,靠近窗户的位置坐着一个男人。

  晃牙回头看了一圈,确定大概已经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再容纳下他之后,他尝试着搭了话:“请问这里有人吗?”

 

  “没有,请坐。”被问到的人抬头看了他一眼,将桌上的笔记和笔记本电脑往里更挪了挪,做出了个请的手势,受邀的晃牙便不客气地一屁股坐下了。

 

  他这时才有空好好地看一眼旁边坐着的人。首先映入他视网膜的便是如夜色般的一抹卷曲发梢,稍长的头发被一根红色橡皮筋松散地束成一股,随意地搭在左肩上,从发丝间露出了些许白皙的脖颈。男人穿了件宽大的米白色针织毛衣外套,内里则是件与裤子一般颜色的黑色衬衫,他鼻梁上架着副黑框眼镜,将面容遮去了小半。刚刚两人对视的时候,也因为镜片反射灯光的关系,晃牙并没能好好看清对方的长相。

 

  状似不经意般地收回目光,晃牙又瞥了一眼对方面前的桌子。嗯,电脑、英语资料,一看就知道也不是来干正事的。边这样想着,晃牙便从随身的斜挎包中掏出临出门前拿走的画具铺在桌子上,马上占据了桌子的一大部分。

 

  随着讲师上台开讲,晃牙也“啵”地一声拔开了手中马克笔的笔帽,开始低头画起他的作业来。这次的讲座主要是关于市场前景发展的内容,和他所学的专业并没有半毛钱关系,他需要的只是讲座结束后的讲座章,只有集齐了这学期所需的讲座章他才能得到这个学分。

 

  许是马克笔的挥发的酒精味稍微有些浓重,身旁正在敲字的男人似乎停顿了一下看了他一眼,知道对方在顾虑些什么的晃牙只好低着头摆摆手说了一声:“不好意思。”没办法,他真的没有时间了,这份作业明天一大早就要交,这是他今天晚上最后一点可以利用的时间了,他可不想放过。

 

  “没关系。”头顶却传来一声温和的回应,接着停止的手便再次活动了起来。担心对方会产生意见的晃牙也终是松了口气,下笔的速度也快了起来。

  

 

  讲师在讲台上眉飞色舞的讲授着,台下的大多学生却是各干各的事,包括晃牙。  

  他笔下生风,由于线稿早已画好的关系,他只需大胆地上色就可以了。然而画着画着晃牙就突然发现了一个现象:耳边的打字声非常匀速,同时也——非常的缓慢。

 

  这种打字速度着实不像是一个现代大学生应该有的速度啊?

  这么想着,在换笔的空档晃牙便抬眼看了看手边的情况。不出他所料,虽然双手在键盘上保持的是非常标准的打字姿势,对方敲击键盘的速度却着实慢得令人不敢恭维。看了几秒他忍不住抬头去看对方的表情,却发现对方似乎在努力辨认放在电脑旁的一本笔记,边慢吞吞地敲着字。看了大概那么一来分钟,晃牙还是努力地别过头专注于上色,他怕他再看下去就会忍不住想帮对方打字。

 

 

  “嗒、嗒、嗒”

  “就目前的发展前景来看……”

  指尖敲击键帽的规则声响混合着讲师越加慷慨激昂的声音成为了晃牙画画良好的BGM。与此同时时间飞快流逝,等到晃牙画完手边最后一张作业回过神来的时候耳边正好此起彼伏地响起了掌声。

 

  花几秒习惯性地在作业的右下角加了个小小的署名,等到最后一笔画完,他才懊恼的想起,这是要交上去的作业,没必要署名。,啧了啧舌,晃牙象征性地跟着拍了拍手,随后将铺了一桌的马克笔一支支塞回笔袋。

 

  “……画得很好。”

 

  “什么?”声音混在掌声中有些听不太清,他便下意识地问了一句。

  下一秒,耳廓边便突如其来地传来了一阵温热的呼吸,“吾辈说汝画的很好。”

 

  ——!!!

  晃牙反射性猛地转头往后退开一段距离。耳朵是他全身最敏感的地方之一,不明身份地突然袭击有些惊吓到他。

  他的脸有些红,神色中略带一丝慌张地看向那个毫无预警便凑近的身形,正好对上了一双猩红色的双瞳,里头光华流转,映出自己有些愣愣的脸庞。来者扬着一个温和无害的笑容,手中拿着方才戴着的黑框眼镜,确认晃牙这次听到自己的话语之后他才收回了探出一点点的身子,晃牙有些过激的反应显然也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唇边的笑容便带了些抱歉。“抱歉,吓着汝了。”

 

  “没事,是我耳朵有些敏感。”嘟囔了一句,他低下头去揉揉耳朵,毕竟人家也是出于好意的赞美,晃牙便没去追究对方有些奇怪的语癖。

  整理好纸笔之后他站起身,“谢谢夸奖。”最后瞥了一眼对方较好的面容,晃牙转身随着人流迈出了教室。

  真是个奇怪的人。

  他想。


评论(4)
热度(98)